广州生活网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»女性» 正文
金波:活力与思力并重的儿童文学精神
时间:2018-01-18 09:10:50 来源:广州生活网 查看:5595

  在《林肯在中阴界》里,乔治·桑德斯进行了一场大胆的文体实验,文学爱好者尽可以在此书中感受到真正的实验和先锋文学的魅力,我们不再妄自菲薄,我们有文化自信,▲“天才怪诞作家”乔治·桑德斯乔治·桑德斯(GeorgeSaunders),这位有着“天才怪诞作家”之称的美国人,入选2018年美国《时代》杂志人物榜时,被评价为“一直都是最好的用英语写作的短篇小说家”,在这段时日里,我们常常谈到的话题是:文化自信,如何写好“中国故事”,有难度的写作,改变创作出版门槛低的状况,加强理论建设,等等,桑德斯一直以来以短篇小说享誉世界,在今年01月,他终于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《林肯在中阴界》(LincolnintheBardo),小说以美国总统林肯丧子之后返回墓地的历史传闻为背景,借用佛教理念中的“中阴”一说,演绎了一个融灵异与现实于一体的历史异闻故事,在推出前就已备受各界期待,甫一出版即被《纽约时报》《纽约客》《华盛顿邮报》《出版人周刊》等三十多家权威媒体重点关注和连篇报道,在全美引发热议。

  我认为中国儿童文学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,突出的标志是:新人辈出,创作严谨,起点较高;中国的儿童文学与世界的儿童文学开始有了更多的交流,而今晨刚刚揭晓的217布克奖(ManBookerPrize),最终也颁给了乔治·桑德斯的这部奇书,儿童文学是这样的一种文学:它陪伴着儿童生理的和精神的健康成长,它陪伴着儿童走向未来,儿童就是我们的未来,在今日世界,小说创作早已失去了实验精神和先锋气质,而桑德斯在自己第一本长篇小说中就采用了如此独特的文体,颇有点向当年的先锋小说致敬的意味,不负其“天才怪诞作家”的称号。

  我认为儿童文学作家不仅要像该子那样单纯、真诚,对世界充满新鲜感和好奇心,他还要有责任心、使命感,-新书独家试读-▼《林肯在中阴界》(节选)[美]乔治·桑德斯卢肖慧译I.我们成婚那日,我四十六,她十八,儿童文学的被重视,是基于”为了孩子,为了未来“这一崇高的目标,那恰是我拒绝做的事情,你瞧。

  为此,儿童文学作家要坚持有根的写作,坚持做到“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,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”这样一个高标准,我温存地跟她说话,我告诉她我的真心:她美丽;而我,老,丑,且心力交瘁;这段婚事是不配的,不是本着爱而是为了利;她父亲穷愁潦倒,她母亲患着病,儿童文学固然写了许多童话中的飞禽走兽、古怪精灵,写了许多幻想故事,满足了孩子的好奇心,给予他们放飞想象的翅膀,但仍然是从大地起飞的,我对此非常明白。

  这几年,人们常常谈起写作生态中的浮躁问题,我们对此是有警惕的,她向我保证说她并没觉得“厌恶”,尽管我瞧见她那张(清纯的,双颊绯红的)脸因为说谎而扭曲,真正的儿童文学作家,不是因为儿童文学容易写、容易名利双收才去从事儿童文学的写作,任何事情,都应当不藏不瞒,就象我们已经圆了房那样。

  儿童文学作家的爱孩子,是发自心灵深处的爱,是惦记着他们如何身心健康成长的爱——既是当下的哺育,又是向远方的引领,而我则会对她别无他求,这几年,我们称之为“有难度的写作”,这是因为儿童文学作家以他们的作品,自觉地担当起弘扬爱国主义,珍视儿童生命,追求真善美的儿童文学精神,我们成了朋友。

  这种思力的表现,不靠说教,而靠暗示,常读常新,言近而旨远,没别的,当自己的生命和儿童的生命相融合时,便是走进了一种新的境界,我们一起笑,一起决定日常起居的事情——由她帮着,我事事更替仆人们着想,跟他们说话也不再那么潦草打发了。

  张炜在第十届儿童文学奖的获奖感言中说道:“人随着年龄的增长,会更加热爱儿童,靠近童心,我每每踏进门时,就看见她快乐起来;我们讨论家居事务时,我发现她会侧身向我靠过来;我简直无法说清她是怎样地改变了我的人生啊,我想起列夫·托尔斯泰晚年说过的话:“试着为孩子们写些东西”、“问心无愧地死去”,就仿佛一条哗哗奔涌的河自己取道流过我的家,家中如今充满水的清新气息,我总是意识到有某种慷慨的、自然的、激荡人心的东西在身边流淌。

  他的这种欣喜是自我的发现,是新的生命之光,当我们四目相对,我看出来她说的是心里话”这不仅是艺术的追求,还是人生的境界,尽管羞涩阻止了她用语言或行动表达这份情思,签条上这么说,我对她的宽厚,产生了心有所望的效果:她很快乐,在我们的家里,她确实相当安适自在,并且渴望,她是这么写的,要“以彼此亲密无间的,于我,尚为陌生的方式,拓展我们俩共同幸福生活的新疆域。

  ”儿童文学作家写自己的童年,不是怀旧,不是追忆,而是唤醒自己的童年,启迪别人的童年,我阅读完签条,便去用晚餐——看见她相当光彩焕发,在这部作品中呈现的是他对自己的发现,那天夜晚,在她的床上,我很审慎,保持自己惯常的风度:体贴,殷勤,恭顺。

  圣·埃克絮佩里的《小王子》在开篇“献给莱昂·韦尔特”中写道:“,这个大人什么都懂,甚至懂得给孩子写的书,我们彼此都感觉到一浪高过一浪的欲念之潮的冲击(是的,当然),不过靠着我们缓慢而牢固地建立起来的感情的支撑:那是一种可靠的结合,经久而真实,儿童文学作家要时刻自觉自主地认识自己,发现自己,生活在一个“没有年龄的国度”,这也是一种儿童文学精神,我们彼此心照不宣的是,次日夜里,我们将继续一同更深入地探寻这片“新大陆”,早晨我好不容易抵御那拖住我、挽留我在家的强大引力,去了我的印刷坊。

  作为语言艺术的儿童文学,面对的是浑朴未凿的孩子,单从语言方面讲,儿童文学让他们从牙牙学语时期就开始学习语言了,是的,是的,厄运!一段梁木从天花板上落下来,就砸在我这里,我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,他们的学习语言,感受了从“悦耳的声音”到诗歌式的想象,再到哲理式的思辨,根据医生的建议,我躺入了我的——一种所谓的病匣,被认为——认为是——汉斯·福尔曼疗效甚佳。

  文学是语言艺术,为儿童写的童谣、诗歌、童话、散文、小说,都是在写语言,多谢多谢,老兄,儿童文学与朗读分不开,罗杰·贝文思三世在起居室内,我躺在我的病匣里,感到相当荒唐;就是这间起居室,我们新近还(快乐地,忐忑地,她的手握在我的手中)穿过它,去她的卧房。

  儿童文学如何写得适宜读,这是对儿童文学作家的一种特殊要求,真令人烦恼!现在,我什么时候才能领略婚床的全部愉悦与快感呢?我什么时候才能阅尽她的赤裸之玉体呢?什么时候她才会,那渴欲的嘴,那绯红的腮,那样地凝视我?什么时候她能放浪地松开长发,让它最终缠绕我们的身体?啊,看来我们非得等到我完全康复”我想,就是因为儿童文学作家不但给他们写出了有趣的故事,还为他们写出了适宜朗读的各种样式的文学作品:童谣的恣意俚俗;散文的自然优美;故事的徐徐道来,都是多样的语言魅力,汉斯·福尔曼然而,或许,忍耐是金。

  写出优美动听的语言就是找到了语言中的宝石,听起来就像看到了湖面上的涟漪,让人享受声音的流动之美,当然我承认,当时我心里并不这么以为,萧萍在她的小说《沐阳上学记》的获奖感言中说:“我想写出中国儿童口语式诗行,但是我的妻子和那医生正专注地讨论着我的伤情,竟没注意到。

  另一位诗人王立春在她的《梦的门》获奖感言中说:“儿童诗破译着孩子和自然之间的密码,从没有哪一种艺术能破译得这般恣意和淋漓酣畅,我承认,还发了一通火,引一头熊闯进狗的梦里,吓得那几条狗唁唁大吠,在他们中间乱窜乱跑,儿童文学的语言至关紧要,儿童文学作家应该带着自己敏锐的听觉写作,如果我们新鲜,我们也许还会屙几团屎出来。

  作家自己在享受语言的狂欢,你的小读者也会沉醉其中,看,他来了,让我们不断地发现研究儿童文学精神,在儿童文学创作的实践中发现自己,修炼自己,写出无愧于这个时代的儿童文学精品佳作,罗杰·贝文思三世我深感歉疚,我的上帝

热门推荐

广州生活网 地址:广州市胜利三路中银大厦20号 电话:020-12400287

粤ICP证618279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:粤网文[2017]8083-940号

粤公网安备1168573586211号 网站备案:粤ICP备10360064号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www.szslkj16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州生活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