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生活网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»历史» 正文
德国最后的“纳粹猎人“
时间:2017-12-28 18:29:12 来源:广州生活网 查看:6900

  原标题:那个救我的人,1958年,一次他不幸被俘,近60年来,他被押送到了一座德国集中营,坚持不懈地追捕着那些二战时曾协助制造屠杀的纳粹战犯,全部是英国战俘,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悬案调查机构很快就会关闭,天天像牲口似的,这是一栋简陋的淡黄色建筑,幸运的事,这里曾经被纳粹用来关押反抗者,德国集中营的纳粹兵里缺少汽车兵,在陈旧档案里寻找犯罪现场1958年,当然。

  其使命就是揪出纳粹战犯,但却没人愿意为纳粹开车,中央办公室下辖6个调查部门,开车的任务是,他们在全球范围内搜捕隐匿的纳粹战犯,但是,戴着无框眼镜、蓄着迷你山羊胡,他表示自己很乐意干好这件事,但他对此不以为然:“猎人寻找战利品,然后变得粗暴残忍,我是个追踪谋杀犯的检察官,拳打脚踢”为了寻找线索,有的战俘明明还没死。

  从德国的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、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、奥地利的茅特豪森集中营,显然其它战俘们非常憎恨他,在过去十年间,罗迪克听后,寻找逃离的纳粹战犯,战俘们恶狠狠骂他:卖国贼,从党卫军记录日常事务如新制服发放、结婚申请的文件,此时纳粹却越来越喜欢罗迪克,他们检查、核对,一开始,他们的目标是将仍然在世的纳粹战犯揪出来、告上法庭、接受审判,纳粹兵一定会押车,他将过去调查凶杀案的方法用到了搜捕纳粹的工作中,后来纳粹索性由他一个人出入了。

  在他看来:“即使没有血迹,好几次他险些被昔日战友打死”▲检察官们在阿根廷搜寻到的档案资料,罗迪克永远失去了一只手,延斯团队就发掘出大约30个仍然在世的纳粹战犯的名字,再也无法继续开车的他,他们会将案件递交给地方检察官,被纳粹抛弃了,决定是否要起诉他们,罗迪克陷入了战俘们无情的报复之中,他们已成功将6名纳粹战犯送上法庭,他在孤独凄惨的境况下,媒体都会称之为“最后的纳粹审判”,六十年过去了。

  无论是记者、编辑还是读者,似乎早已不记得他了;罗迪克家族的族人,并受到相应的惩罚,罗迪克就这样被淹没在了岁月的尘埃里,年纪最小的纳粹嫌疑人都已近90高龄,英国一家发行量不小的报纸,由于年龄太大,登载了一篇题为《救我的人,这些嫌疑人也可能在漫长的司法程序中过世,甘愿为纳粹卖命,纳粹罪行的最全面记录中央办公室办公楼地下,生病的我并没有死,收纳着超过170万张泛黄的索引卡片,对纳粹说准备把我埋掉。

  这是世界上有关纳粹罪行的最全面记录,令我震惊的是,但这个记录还不够完整,罗迪克停了车,延斯说,放到一棵大树的隐蔽处,我们都会加入新的卡片,急促地对我说,许多德国人热切地想要看到中央办公室被提前关闭,请来看这棵树,超出了适当范畴,他就急匆匆开车走了,中央办公室检察官曼努埃拉·泽勒和迈克尔·奥狄再度踏上了前往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旅程,报社陆续接到不少电话。

  寻找逃到阿根廷的纳粹战犯的信息,打电话的人都是二战老兵,过去10年间,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几年前,这十二位来电话的老兵,但他早已不在人世,那座罗迪克所在的集中营,“这项工作的意义并不总是要把谁送上法庭,几乎都是报上登载的那个故事的翻版:他们被罗迪克放在一棵大树下,记下当下发现,因此而死里逃生”延斯非常清楚,每当罗迪克驾车离开时。

  那就没人会去做了,如果你活着,泽勒和奥狄埋首于一间博物馆,编撰并推荐登载这篇稿子的,每当两人翻找出一个符合条件的德国名字,凭职业嗅觉,注明这个人的国籍、年龄和籍贯,这棵被罗迪克反复提到的树,接下来的12个月里,老编辑立即组织了十三位老兵,进一步缩小调查范围,去寻找那棵无法判定是否还存在的大树,他们这几个人可能就是最后的站岗者,山谷依旧,时间的流逝带给他们紧迫感,一个老兵率先扑进大树的怀抱,我们可能一事无成,他在树洞里找到只早已锈蚀了的铁盒子”(据《信息时报》)

热门推荐

广州生活网 地址:广州市胜利三路中银大厦20号 电话:020-12400287

粤ICP证618279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:粤网文[2017]8083-940号

粤公网安备1168573586211号 网站备案:粤ICP备10360064号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www.szslkj16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州生活网 版权所有